人妻初品嚐_咪咪爱影院 

首页  »  家庭乱伦  »  人妻初品嚐

「求你…不要…,我快结婚了…」一看到我努力的狂扯着她身上的衣衫,怡
宜早已明白了是什幺一会事,但是又有那一个少女的哭求能令我这冷血的人狼心
慈手软,相反地只会更进一步燃点起我的摧残慾望。

我一把撕下了怡宜的短裙,再扯下了她为防走光而打底的运动裤与及内裤,
瓦解了她下身一切阻碍我入侵的障碍物。不知死活的怡宜亦不甘心的乱踢着双腿
,意图逃离我的魔掌,但这种幼稚的反抗行为又就会难得到我,换来的只不过是
无情的掌掴打击,令怡宜的脸上留下了新鲜的化妆。

我逆流而上的扯下了怡宜的外套,名贵的衬衫在我的手中变成了抹布一样的
碎块,雪白的胸围亦难逃我的魔掌,在连翻的扯脱中离开了怡宜的身体,令其主
人变成了奸魔铁蹄下全裸的羔羊。

「求你…放过我…」怡宜仍不心息的哀求着,真是愚蠢的女人,以为之要哀
求多我两、三次就会放过她吗?我还是早早进入粉碎她最后的幻想。我熟练的将
怡宜反转成后背位,有人说这种体位其实专为强姦而设,我不由得深表赞同,尤
其是当阳具狠狠插入那些无力反抗的弱质女流之际,她们那种痛不欲生的表情,
却偏偏无力反抗,只能像狗一样忍受我的强姦狎玩。那就正好是强姦这种行为的
绝佳调味料。

我将长枪深深的狎入怡宜的蜜壶之内,一瞬间更衣室内响起了怡宜的哀叫,
想不到她已年纪不轻却依旧人靓声甜,确是难得难得。不过正如我先前所料,怡
宜早已不是处女,明显她的未来丈夫也偷食了不少次数,虽然有些失望,却无碍
我的奸兴,反而暗暗有人种摧毁人家贞节的快感。

怡宜刚才的演唱可谓相当落力,只见她的舞衣之内早已水迹斑香汗淋漓,而
现在恐怕她马上又要再一次的出汗了。我紧抓着怡宜的乳房,然后将阴茎猛插入
怡宜的花心深处,充实的填满了她阴道间的每一丝空隙,不过娇小玲珑的她却不
足以容纳我的巨根,只能勉强吞下三份二的长度就已经客满。

我缓缓的抽出了阴茎,一点都不为不能尽根而入而着急,只不过是刚开始了
吧!待会我绝对要你这婊子全吞下我的钢枪。果然一被我进入,怡宜亦已老老实
实的放弃了反抗,只是死鱼般忍受着我的插弄,只希望我早早完事便算。不过她
可能不知奸魔与一般强姦犯的分别,就是奸魔如果要操你,就算你是石女也搾出
汁来。

果然怡宜才不过数十下已忍受不住我的缓抽猛插,正不安的扭动着娇躯,同
时调整着受插点。「是身痕了吗?」我淫笑着一口咬落在怡宜的乳房上,令她两
边的乳肉,都留下我牙齿的烙印。既然怡宜也开始想要,我又怎好意思不满足她
,于是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尽情演着身下的名器。下身猛烈交沟的水声,怡
宜的呻吟声,两具肉体猛烈磨擦的声音,我那结实小腹撞上怡宜那雪白丰臀的撞
击声,一切一切都幻化成这淫秽的交响乐。

我咬着怡宜的耳垂道:「看你这婊子多淫,刚才还说不要,现在看你的妹妹
夹得我多紧。」

怡宜喘着粗气红着脸道:「乱讲,明明是你强来…」

怡宜的话仍未说完,我已缓缓抽送着阴茎,挤出她膣壁中的淫水,同时淫笑
道:「那幺这些淫水是哪个下流的婊子流的?」又拈起了怡宜已经发硬的乳头道
:「那幺你的奶头又为什幺硬突起?」怡宜夹合着双唇作出了无声抗议,但是随
着我的肉棒又一次準确地击中她的G点,怡宜只得发出娇媚的呻吟声。

「爽吗?看你叫得多浪。」我一边加速抽插着,一边下流的调笑着怡宜。事
到如今,怡宜亦已无法隐瞒自己的性慾,只得老实地点点头,同时放开怀抱,尽
情享受性交的快感。就在怡宜的通力合作下,我那硕大的龟头随即已一寸寸的迫
入怡宜的幼嫩花宫之内,彻底开发她体内那最深入的禁地。

「干得真爽,已经入到了子宫,若在这里射的话,恐怕你会怀孕。」终于抵
达了目的地,我不禁得意的笑着。怡宜听了却不禁吓了一跳,本来只以为跟男人
干过便算,就当作是一夕风流,谁知可恶的男人竟打算不带套直接射入去令自己
怀孕,而更要命的是自己一早已有为丈夫怀孕的打算,所以不但只没有做避孕的
措施,最近更不停进补希望令婚后更容易怀孕,谁知却白白便宜了另一头色魔。

怡宜心里不由得计算了一下日子,随即已猛烈挣扎起来,一直与怡宜激烈交
欢着的我当然体回到她反抗的原因,已淫笑着将龟头直狎入她最深的体内道:「
原来今天是你的危险期吗?」终于被男人发现了,怡宜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只
希望男人大发慈悲的放过她,只不过她听到的却是:「那就正好,BB就当是我给
你的新婚礼物。」

一想到怡宜的未来丈夫,将会一生为我养育孩子,我已兴奋得不由得不鼓足
干劲猛干着,尤其是看到怡宜虽然不愿意,但敏感的身体却随着我的狎玩而不断
作出反应,甚至连子宫深处亦生出了受孕的準备。我轻轻舔弄着怡宜的耳垂:「
那我给你一个最后机会吧,只要你能忍着不在我之后的1000下抽插中洩出来的话
我使放过你,但是若你未到1000下便洩掉的话到时我连你的菊穴和小嘴都不放过
。」

虽然明知这只不过是男人的把戏,但是只要有一线生机,怡宜已急忙点头答
应。我见怡宜答应,已急不及待的挥军而出:「这是第一下!」硕大的龟头再一
次狠狠撞在怡宜娇嫩的子宫壁上,其间极尽所能的擦过了怡宜阴道内的敏感带,
我感到只是这一下已令怡宜不期然打了一个冷颤,同时大腿已在不自觉间夹紧我
的腰肢。

「不是第一下已受不住,你还有999下,如果你洩两次,我就要你给我生对
双胞胎,如果你洩够11次,那到时足球队也要给我生出来,就算你一次生不到那
幺多,我便等你生完再来奸你,直到你给我生够数为止。」我边插边说着,其实
凭怡宜的反应,不要说1000下,她连100下也铁定捱不过。」只见怡宜正紧紧的
咬着牙关,双手用力抓着檯面,以抵抗体内强烈的快感,但是她的双脚早已不期
然颤抖起来,显示出她只不过是在垂死挣扎。

既然如此,我就给她一个痛快吧!随着口中飞快的数着,我的阴茎同时像装
上了摩打一样,飞快的不断进出着怡宜的阴户,偏偏每一下的抽插,龟头都準确
地吻合在怡宜的穴心之上。我同时在怡宜早已发情染红的娇躯上留下了吻痕,然
后就在我一下刻意的深入间,怡宜的子宫内已喷出了灼热的泉水。怡宜的阴道亦
配台着死命的夹紧我的阴茎,怡宜的四肢更同时轻微的痉挛着。

「终于洩了吗?才只不过90多下!」我得意的淫笑着,同时阴茎已再一次开
动,全不理会怡宜的高潮过了没有。因姦成孕的恶梦虽然令怡宜面色发白,但是
苍白的脸很快便被如潮的春情再一次淹盖。怡宜疯狂的扭动着腰肢,随着我的抽
插一次又一次的狂洩着,直至第1000下的来临。

我将阴茎尽狎入怡宜的子宫之内,满载生命的白液已狂射入怡宜的花宫之内
,烫得怡宜再一次攀上了高潮。怡宜只感到一波波充满生命力的灼热精浆正不停
喷射入自己的子宫之内,精液迅速的灌满自己的子宫,与自己的卵子紧密结合着
,令自己除了怀有男人的身孕外已别无其它选择。

「上得少女多,偶然来一个少妇也不错。」我拍着怡宜的丰臀,调笑着被我
奸得四肢无力的美人儿。

「你刚刚也洩了七次吧!依之前的预定,可要为我生一队7人足球队啊!」
怡宜难憾的扭动着腰肢,忍受着我持续爱抚着她的娇躯。

「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先夺得你余下的处女吧!」

「余下的处女?!」怡宜还未弄清楚男人的意图,屁股已传来一阵撕裂的剧
痛,顿时明白男人染指的目的原来是哪里!

「真他妈的紧!」我无视这隐藏通道的原本设计,纯以腰力将我的阴茎直贯
穿而下,痛得怡宜发出了声声惨极的哀号。可惜她的悲呜不单止不能唤醒我的测
隐之心,反而令我的阴茎因那阵阵的摧残快感而变得加倍的充血涨大,令怡宜的
哀求生出了反效果。

「这里未试过吧?是否另有一番滋味?」我无视怡宜的哀号,一次又一次摧
残着怡宜的身心,然后在洩射的临界点将我那长枪抽出,改为插入怡宜的小嘴之
内,将那滚滚的白浊洪流,散射在怡宜的喉深之处。

「好好的给我舔乾净,尤其是附在上面那些你的大便,舔漏一滴的话我就操
多你一次。」虽然不甘愿,但男人的恐怖令怡宜只得努力的舔弄着男人的阴茎,
努力的清除着上面残余的精浆,以及那些带有异味,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怡宜
强忍着不令自己吐出来,以免触怒眼前的男人。

虽然怡宜的充分合作令她免去了触怒我的恶梦,但是她那生涩的唇舌口技却
再一次触怒了我胯下的男根,怒得它昂首挺胸的对着怡宜虎视眈眈,準备着再一
次发洩出大量的慾望。

「今次就用你那对乳房给我来一下乳交吧!」怡宜暗暗鬆一口气,幸好男心
不是要插入什幺奇怪的地方,马上已合作地用自己柔软的双峰夹紧男人的长枪,
并且前后套弄起来。

不过我却仍不太满意怡宜的服务,一边指导她以唇舌舔弄服侍我的龟冠,而
空出来的双手已左右挖插着怡宜的蜜唇。老实说怡宜的双乳既不大又不挺,本来
是没什幺看头,但是她却够软,软绵绵的两团嫩肉紧紧的磨擦着我的长枪,带给
我有别于一般豪乳的另一番享受。既然怡宜这幺落力,我当然不能待薄她,白浊
的养颜护肤品一下子已由枪尖狂喷而出,尽打在怡宜的俏脸上。而我亦对这满脸
残精的残花败柳失去了兴趣,只拍下了纪念照便穿回衣服,大摇大摆的由大门口
发这文真是他XX的是个天才
这文章真够牛B呀!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