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同事成为我的炮友_咪咪爱影院 

首页  »  家庭乱伦  »  熟女同事成为我的炮友

熟女同事成为我的炮友

我、啊龙今年25岁,两年前刚退伍进公司,是一间美商公司,全台共有5个分
公司,而我们为新竹分公司,单位里有一主管55岁、两个小姐(会计李姐今年34

,巳婚、行政小音今年25岁未婚)两人的共同点,就是身材特别好,都是我平常自己
来的幻想对象,这也是我不想离职的原因、2个业务(我和一位32岁的祥哥)与一位老
司机、啊发52岁;因为没几只猫,久而久之大家就混的很熟了,感情不错。

我呢自己租房在外,而因为如此,李姐很照顾我,下班后常叫我去她家吃饭,
久了,我跟李姐的先生与小孩都很熟;进出李姐家像在走厨房一样,平常或假日我
有事没事都往她家里跑,而李姐待我也像弟弟一样。

这一天星期六,早上大约10点,我也是无聊,因此一如往常,往李姐家跑了。
到了李姐家,我在楼下按电铃,等了约莫一下,没人开门;奇怪,要平常她儿子早
就开门让我进去了;再按一次,对讲机终于出声了:「谁啊!?」(正是李姐的声音
)。

「喔!李姐,是我、我是啊龙」。

对讲机:「你等一下,我帮你开门」。

一下子,李姐下来了,但她门一开,我眼睛为之一亮,她可能还在睡又不好意思
让我等太久,因此穿着睡袍下来开门(粉红色透明连身,里面黑色的内衣裤)、一眼全
看透,秀出了李姐美好的身材;估计应该是D罩杯(事后证明是如此)。

「早!」

但我早已经失神了(因为小弟自从兵变至今还没再交女朋友,只有在网路看看美女
图或A片,好久没见到真材实料了)。我恍神着,眼睛钉着李姐身上看;而李姐也注意
到,但可能是她一直以来都把我当弟弟看待,因此她敲了一下我的头,说到:「厚…太
久没碰女孩子了喔、早!」。

我脸红着说:「早!」。

进到客厅、李姐先去厨房到了一杯水顺手拿了报纸给我;但打从一进门我跟在李
姐后面上楼,我眼睛一直没离开她身上,而我的小弟也打从一进门就升旗了;而李姐
东西拿给我后转身就进房去,可能也不好意思这样的穿着继续在我面前了。而我则翻
翻报纸。

不一会儿、李姐从房间出来,着白色V领T,下面则穿一件运动裤:「吃过早餐
没?」

「吃过了,杰哥和小康(李姐的先生儿子)呢?」我问着

李姐:「他们回乡下去了,今天乡下在热闹,他们回去吃办桌了。」

「喔!那李姐妳怎幺没回去啊?」

李姐:「没,因为我下午要去同学会,老同学从国外回来,很久没见面了,难得
机会,所以我就没跟他们回去了;到是你,那幺早跑来,又想找我老公下棋啊?

她边说边泡咖啡,而我就坐她正对面的沙发上。当她弯腰到桌底下拿咖啡时,V
领的上衣若隐若现,D罩杯的好身材,又现在我眼前。

「嗯、对啊,想说一大早没啥事,找杰哥下下棋,打发打发时间。」边说着、我
眼睛一直离不开李姐的V领。而我刚放鬆的裤裆一下又顶起了。

李姐:「好吧!反正我空着也是无聊,我陪你下棋吧。来、你去书房把棋盘跟棋
子拿出来。」

「好!」我先喝杯水降降温,便起身走进书房拿象棋;但奇怪,今天象棋怎幺不
见了,以往都放在柜子上的

我随口问:「李姐!象棋怎幺不见了?」

李姐:「对了!昨天我老公他朋友来有玩,我把它收起来了。」说完,她走进来
,在另一个柜子上拿出;可能是我跟在她后面靠她太进,她拿到一转身便撞到我;碰
!手上的象棋便散落满地。

「啊…对不起!」我说着。

「没关係!赶快捡一捡。」李姐说完便弯下腰,手与膝盖着地,开始捡象棋。
而我也赶快蹲下捡;但打从李姐一弯下她的v领开放,D奶又现在我眼前。我马乎着捡
棋子,眼睛完全没离开D奶,真是漂亮。

捡着捡着,李姐顺着捡棋子的方向而转过身,变成臀部向我,而我在她身后,有
点失望;但从后面看,她不大不小的屁股,实在让我受不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决定
豁出去了。

「李姐!」我喊完之后,由于她蹲着背向我,我直接将她的内裤与运动短裤拉下
,煞那间,她的小穴成现在我眼前;而李姐可能也是吓到,立刻转身坐在地上顺势要
将裤子拉起;我则向她扑上去,将李姐压在地上;此时,兽性大发,而李姐挣扎着,
试着将我推开,但此刻她的力量怎幺有可能大过我,也可能还顾虑着怕太大力伤到我
,因此、我轻易的将她压制住。

「啊龙…不要啊…你不能乱来啊…我是李姐啊。」

我哪听的进去;我的左手早已伸进衣服内隔着胸罩抓住李姐的D奶,右手则迅速
的将我的裤子退去,我憋了很久的粗屌,蹦的一下弹了出来;将粗大的阴茎对準了李
姐的穴,正準备向前顶。

而李姐挣扎着,心一急、手直接就从我的脸颊打了一巴掌:「啊龙、你不能这样
。」

而我也吓到,突然间李姐把我推开,起身将裤子拉起转身往她的房间跑进去;碰
、把自己锁住;只剩我恍神着坐在书房,眼下我自己也吓住,不知如何是好?

约莫过了一下,我起身将裤子穿上,走向李姐房门外;「李姐、对不起!」我说
到。

「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李姐在房里大声叫着

「对不起!」说完我直接离开了。回到了家里我一直回想,虽然很对不起李姐,
但李姐的D奶握在手中那美好的感觉,让我的小老弟又发涨了,只好幻想着,自己解
决。

自那事件后,李姐对我变的很冷淡,在公司不会跟我讲话,更不用说下班找我去
她家吃饭;后来过了半年,到了公司一年一度的尾牙,由于我们公司在各县市都有分
公司,因此尾牙都是交由旅行社办理2天1夜外出旅游;今年举办在花莲那鲁湾,因此
早上06:00就要到火车站集合出发;而公司举办活动,只要是直系血亲皆可参加;就
这样李姐带着她老公与小孩参加。

早上提早到了火车站,等了一会而突然有人叫我

「啊龙…」我转身一看,原来是李姐她老公。

「早啊!杰哥。」我回答着

「早!嘿…你怎幺那幺久没来我们家了,我还以为你离职了,问阿芳(李姐的名字
)她也不讲;怎样最近好不好啊,等会我有带象棋上车后再来战个三百回合。」

而我看着象棋,让我又想到那事,心想、李姐应该是没把事情说出,还好,不然
真不知该如何是好;我转头看着李姐顺说到:「李姐、早!」

李姐摆臭脸转头不理我;只有小康跑过来抱住我说:「大哥哥你为什幺那幺久没
来家里玩了。」

而李姐很快的动作便把小康拉走说到:「你早餐赶快吃一吃,不要去吵别人。」

而接着大伙也都到了,上了火车,一路开往花莲了。到了饭店,放好了行李,就
準备参加尾牙餐会了。

每年尾牙,因为不用开车,又住饭店,喝醉就直接回房睡觉,因此每年董事长都
带头冲,而今年也不例外;通常吃完饭,有小孩的,妈妈会先带回房睡觉,因为一定
继续喝,每次都搞到很晚才结束,而李姐也早早就带小康回房睡了;酒过三循后,大
家也差不多醉了;尤其李姐的老公,酒量很差,每次也醉第一个,从我进公司,每年
都是我扛他回房睡;结束后,我按照往例,将杰哥扛回房「叮噹!」我按着电铃

李姐开门,便骂:「又喝成这样,又不是你尾牙,每年都喝醉。」说完,便将杰
哥的手撑起搭在肩膀上,我俩便一起把他扛到床上,然后李姐则将他把鞋子脱掉;而
我则站在床边帮忙,我和李姐合力将杰哥身上的衣服、裤子除去,剩下四角内裤;过
程中,我眼睛不忘从李姐的领口瞧瞧D奶;完成后李姐看我可能也喝多了,先倒了一
杯热水给我,然后弄了一条热毛巾将杰哥的身子擦拭。

我开口说:「李姐,那一次真对不起…」

「不用讲了,你也喝多了,热茶喝完赶紧回房睡觉了。」

可能晚上我真的喝很多,一瞬间我想要吐,便迅速冲进厕所找马桶;而李姐则跟
进来在我后面拍着我的背;说到:「干麻要喝那幺多。」拿了条毛巾给我擦拭。

我吐完起身,跌跌撞撞的要回房;李姐走过来扶着我说:「你看你们男人,都是
一个样,那幺爱喝,我扶你回房。」便把我的手撑在她的肩上,问我住几号房。

「1306」说完我把钥匙给李姐,往我的房间走去;给李姐撑着,我的手有意无
意促摸李姐的胸部,而李姐的髮香加上阵阵体香…我已经快崩溃了,我努力的克制自
己,但本能的反应对我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裤子里的肉棒和我的神经一样处于崩
溃边缘。进入房间后,她把我扶至床边,我假装绊了一下,冲到她身上,可能用扑比
较準确,顺势将手放在她的D奶。

李姐带着责怪的目光看着我,说到:「你不要再乱来。」

酒精作怪、我终于克制不住自己,在床上将硬邦邦的下体紧贴在她的下体

她吃惊不小,拚命用手掰我的胳膊,想挣脱。我紧紧地抱住李姐,并将嘴贴近